2010.03.05雲南網

「採收時有一股膩膩的甜味從身後的背簍裏傳來,這是成熟的咖啡漿果的味道。那些香氣濃鬱的咖啡豆,就蘊藏在這些像櫻桃般紅艷的果實內。按往年規律,9月到來年4月都是咖啡漿果的採收季,可今年已經早早封產了。別看咖啡樹上還是掛著一串串果子,可是由於長期缺水,早就停止生長了,這些果子完全不能進行加工。」保山潞江壩是此次旱災中受災最為嚴重的咖啡產區之一,當地最大咖啡種植企業保山大紅坡亞熱帶經濟作物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無奈地告訴記者。

雲南省咖啡協會副會長李功勤說,讓種植戶感到惶恐的不僅僅是這一輪慘淡收獲的咖啡豆,如果旱情再不得到緩解,一旦咖啡樹死後,未來5~6年雲南省眾多咖農將顆粒無收。咖啡受災將對未來雲南省咖啡產業造成巨大的影響。

大片咖啡面臨絕收

「其實去年3月我來到保山潞江壩,當地種植戶就告訴我已經好幾個月沒有雨水了。入春後,咖啡樹開始開花,這也是新一輪成果的關鍵時期,連月的乾旱使得花期受到影響。9月來的成果也就品相很差。」李功勤說。

保山潞江壩咖農老劉告訴記者,地裏的咖啡樹還有一些嫩芽,如果雨水及時還能救活這片咖啡林的。保山大紅坡亞熱帶經濟作物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負責人談到此次旱災的損失時說︰「僅僅是此次生產的咖啡果,就是損失200多噸,360多萬元,加上後市商業運作上的損失就是1000多萬。可這並不是此次受災的最終損失數字,如果再不下雨,公司3000來畝咖啡地都將在下一輪生產中絕收。公司想要再次開始生產,就要重新育苗、種植,正常週期就是5~6年。」

誰有勇氣再等待5

炎熱的天氣下,老劉想著到其他地方另謀前途,「我們一家本就是從外地來保山種植咖啡的,如果樹死了,那我們肯定要到其他地方去找活路。我們幾個外來的咖農都有這種打算。家裏80%的咖啡絕收,樹死後重新種,下個收獲季節就要再等上5~6年。」大紅坡公司負責人告訴記者,如果一切都要重新來過,首先公司是否能夠承受這麼巨大的經濟壓力是個大問題;另外,可能部分咖農也不願意再等上5年,沒人來種咖啡,想要重來談何容易。

■沖擊 產量下降 咖農擔心企業離雲南而去

咖啡只能在很小的溫度範圍19℃到25℃內可以種植。當氣溫超過之前所說的範圍或者缺水的情況下,就會影響到植物的光合作用,甚至會枯竭。

咖農擔心,如果在一年或者兩年不能滿足咖啡企業對咖啡豆供應數量的要求,企業會轉向其他咖啡產區尋找新供應地。「如果他們不再繼續從你這裏購買咖啡豆,即使是恢復種植咖啡,也無濟於事。」普洱咖農老李說道。業內人士分析,若未來產量急劇下降,不僅外銷量將受到影響,包括後穀在內的多家本土咖啡企業,也將面臨產能不足的危機。

普洱一個糧儲倉庫院門前的小黑板寫著「今日咖啡價格︰19.21/公斤」。這是兩天前寫上去的。

每週一和週四是更新咖啡收購價格的時間,這個收購價格是由雀巢總公司根據紐約現貨交易所的國際價格和匯率波動給出的。小黑板與門前的保安一道成為這裏的固定風景。

普洱咖農稱為「雀巢咖啡」的其實是一種咖啡豆,其學名叫哥倫比亞小粒咖啡,由於這些咖啡苗是由雀巢公司培育,技術和管理方法均來自雀巢的技術人員,被冠以「雀巢」之名。咖農老李告訴記者︰「今年賣給雀巢公司的量比去年少了一些,年底可能還會更少。」

面對有可能下一輪產量更少的情況,記者聯系了雀巢中國有限公司公關部經理何彤,她表示,今年在雲南的收購基本按量完成了,雀巢收購咖啡豆遵循優選原則,因此受旱影響的幹癟咖啡豆不在收購之列。業內人士表示,這也就意味著,下一輪咖啡成熟期雀巢有可能在雲南收購不到足夠的量。 

後穀咖啡相關負責人也表示,旱情延續將對未來咖啡生產造成嚴重影響。同時記者瞭解到,雲南省2010年產季的種植面積比2009年產季大,但是因為乾旱,產量卻沒有上升,和去年基本持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femykonos 的頭像
cafemykonos

精品咖啡入口站 米克諾司咖啡館

cafemykon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